他说着间,便已撑身而起,跪身在洛姬的胯间。只见洛姬早已双腿大分,正急不及待地玉手前探,一把握住他青筋亢暴的大宝贝,把个浑圆硕大的玉冠,狠命的磨拭着花唇。另一只小手,同时轻启唇瓣,浪声道:这种感觉真美!定风哥,快点来吧!
  康定风看见洛姬的浪态,心里不由暗自叹息,心想道:为了修练玄女相蚀大法,竟然把个原本天真烂漫,温文可人的少女,一下子变成猥淫如此,终日色欲无度,瞧来这门子功夫,不练也罢!但回心一想,倘若纪家姊妹不是修练这门功夫,自己又如何会有如此艳福,能够一箭双雕,享尽人间绝色!
  想到这里,不由低下头来,即见洛姬鲜嫩殷红的胯间,早便浪水潺潺,花唇不住翕合颤动,明着她已情兴难禁,欲火焚身。
  这时洛姬见他全无动作,呆着久久不动,便问道:定风哥,你在想什么嘛,快进来吧!说话之间,洛姬已经按忍不住体内的熊熊欲火,立时采取主动出击,倏地把个腰臀往前一挺,一个偌大的玉冠,顿时撑开了花唇:啊好胀好舒服
  康定风也被她湿答答的花径一箍,顿感浑身畅快无比,提起腰杆便望里深深一戳,整根粗大的宝贝,立时直抵她花房深处。
  好啊定风哥,还是你的粗壮,箬洛都给你填满了啊再用力是这样了,你便狠狠的弄箬洛一番让我死去好了康定风这时给她那淫声浪语一浇,再看见她那绝世的姿容,当真是火上加油,一发不可收拾。幸好他定力异于常人,且不时在姊妹二人间周旋,久知其味,方能袪杂盈气,把住精关。若是换上其他男子,只怕不消片刻,便已土崩瓦解,抛戈弃甲了。
  康定风骤然察觉,洛姬的花径,却越来越是逼仄。他心里明白,姊妹两人自修练玄女相蚀大法后,这一门功夫,不但能让女性青春常驻,且体内亦会产生一种微妙的变化,异于常人。
  他曾在洛姬口中得知,这门功夫越是修练下去,淫欲之念也会随日渐增,而花房甬道,更如处子般逼仄紧细,且琼浆充沛,百战不倦。每经外物入侵,即会自然收缩蠕动,甬道同时产生层层褶皱,加剧双方磨蹭的快感。
  烛光之下,但见定风提枪急刺,记记直抵花蕊,直弄得洛姬淫声浪语,滔滔不绝:定风哥好舒服啊,我还要还要再快些啊太好了,求你弄死箬洛吧便是就此死去,箬洛也心感满足了
  康定风笑道:便这样弄死我心爱的二宫主,岂不是太暴珍天物,定风还不舍得。他一面说,一面大刀阔斧的捣戳。立时乐得洛姬全身抽搐,一双修长的美腿,紧紧围上他腰肢。
  康定风道:现在感觉如何,还满意吗?
  这时的洛姬,已被弄得魂不附体,高潮连连。她直来一派天真烂漫,可说全无机心,想到什么便说什么,这时听了定风的说话,也不觉得怎样,便喘着大气,说道:满意,那种感觉真得很好,只觉他进进出出的,受用得紧,教人又舒服又兴奋。定风哥,到底你喜欢箬洛多一些,还是喜欢我姊姊多些呀?
  我两个都喜欢。定风继续加紧抽戳,而洛姬却不住摇头,喘息道:不我要你喜欢箬洛多些,要你每日都到红梅小筑来,求求你啊好舒服,好深箬洛要死了啊
  康定风笑道:好吧,要是我每天都来红梅小筑,须得梅兰菊竹也来服侍我,你可答应吗?
  洛姬不住点头:好,我和梅兰菊竹一起服侍你。啊!来了,我要来了你再用力啊洛姬一声娇吟浪叫,玉户剧缩,倏地花露猛冒,直浇向定风的宝贝。
  只见洛姬晕满桃腮,双目含春,显得更娇憨可爱。定风只觉花房不断缩压蠕动,茎头玉冠给她越吸越紧,终于忍按不住,连连哆嗉,马眼一热,膀子颤动,炙热的浓浆玉液,宛如浊浪排空,狂喷而出。
  康定风畅然释放,旋即把宝贝抽将出来,跨跪至洛姬身上,把个仍是昂首朝天的宝贝,竟递到洛姬脸前。洛姬瞄了他一眼,识趣地小嘴大张,顿时把那满布润光的宝贝,徐徐纳入口中,仍贪婪地使劲吸吮,直至宝贝在她口腔内软化,方缓缓吐将出来。
  二人拥作一团,交股叠腿。看见洛姬的模样,似乎仍意犹未尽,腻声腻气的向定风道:今晚你不许走,便留下来陪箬洛好么?

下载链接
https://thxdate.com/file/af37949d370bbccf.html

Author signature

博客http://2400.at.ua/blog(点 continue 按钮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