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选预览]:

娇嫩的肉穴早已经在男人几次的舔弄中湿透,大量的淫水不仅让方琴黑色的毛发杂乱不堪的伏倒在花房周围,更有些已经顺着深邃的阴沟流过更为隐蔽的菊蕊,此时的刘劲像是在玩弄自己到手的猎物一样,熟练的握着自己的肉茎在那两片充血肿胀的阴唇间滑动。居高临下充满戏谑的眼神让方琴羞耻的想要移开自己的视线,然而她却又不能这么做,因为她还抱着最后的一丝期望,期望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有最后的一丝理智,期望他至少能换个地方再做他想做的事。这时候的方琴,对男人的插入已经没有任何拒绝的意思了,只希望那羞辱的一刻不要在自己丈夫的身边发生。
  可惜,早已经想好了一切的刘劲怎么会放过这无助的羔羊。没过多久,就在方琴自己都被刘劲磨的瘫软如泥,甚至有过几次都因为自己的肉穴太过湿滑而让刘劲差点滑入的时候。门外的齐月突然发出一声拔高的淫叫,那一声淫颤颤充满欢乐的声音让方琴陡然颤动了几下,她知道,这是齐月被自己老公进入了。不同于上一次的偷窥,今天的这一切发生的更加真实,也更让方琴绝望。
  刘劲等得就是这个时候,在方琴最悲伤脆弱的时候,刘劲猛的催动自己的腰身,一把捂住方琴的嘴,用最有力的姿势破开了一切,将自己早已不耐的肉棍强猛的插入了那紧致湿滑的通道。而方琴,在被刘劲捂住嘴的瞬间就明白了他要做什么,然而这一次方琴却没有任何的抵抗,她只是放弃的闭上了双眼,随着男人的深入把头仰起,在一滴清泪滑过脸庞的同时,发出一声隐忍的轻哼。
  和上次自己猜测的一样,刘劲的那根东西的确比丈夫和李伟都要长,几乎一下就顶在了方琴的子宫口上。这时她忽然想起了那次丈夫因为吃醋而在床上弄她的时候两人之间的对话,还记得那会儿自己在丈夫的狠操下被逼着说出了只要刘劲来自己就让他操的话,没想到如今却真的应验了。刘劲的的确确地操了自己,还是在丈夫的身边。
  嘶和方琴不同,刘劲现在可没有那么多的感想,他只是专注的享受着自己猎物的滋味。进入方琴后,刘劲并没有马上动,或许是因为期待的太久,所以方琴小穴内的感受无疑被放大了许多,那种温润,紧裹的刺激让他不得不暂停片刻,静静的等候这种几乎让他有些立刻就控制不住想要射出的感觉过去后,又才缓缓用力。门外齐月的叫声越来越是放浪,不时也能听到魏明对自己老婆粗言秽语的凌辱,刘劲却是一点没有生气,因为这只会让他更刺激。再看身下的方琴,裙子裹在腰间,盘好的头发早已经散落,凌乱的搭在肩头,娇艳的小脸绯红一片。她的眉头依然深锁,洁白的牙齿咬得嘴唇发青,可那呼吸却是越来越重,偶尔也会耐不住的从鼻间哼出一两声

下载地址
http://dacdate.com/file/2cfeec38785ed455.html

Author signature

博客http://2400.at.ua/blog(点 continue 按钮进入)